2019年的諾貝爾文學獎頗有深意
來源:中國網 2019/10/12 10:35:47 作者:趙松
字號:AA+

導讀: 諾貝爾文學獎作為世界上最重要的影響力最大的文學獎項,幾乎沒什么爭議。可是,瑞典文學院的諾貝爾文學獎評委會歷年的評選結果,卻總是充滿了爭議。

諾貝爾文學獎作為世界上最重要的影響力最大的文學獎項,幾乎沒什么爭議。可是,瑞典文學院的諾貝爾文學獎評委會歷年的評選結果,卻總是充滿了爭議。而爭議的焦點,就是獲獎作家夠不夠格的問題——諾貝爾文學獎應該頒給那些真正的文學大師,而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好作家。其實這也恰恰證明了諾貝爾文學獎的成功,不管有多大的爭議,都沒能影響到其重要地位。

諾貝爾文學跟瑞典乃至北歐的文化價值觀,都展現出獨立的姿態和不同于其它地區的狀態。因此諾貝爾文學獎評委會每年評獎時總是試圖展現與眾不同的視角和尺度。

過去五十年里,他們選出的獲獎者多數都還是名至實歸的。但在最近幾年則有了出人意料的變化。比如2015年白俄羅斯女作家斯維特拉娜 阿列克謝耶維奇的獲獎,就偏向于紀實文學的現實意義;最出人意料的是2016年搖滾巨星鮑勃 迪倫的獲獎,他們顯然要傳達文學/詩歌的無界性可能。

2018年受丑聞困擾,評委會只好把評獎推遲,跟2019年的一起頒發。

2019年10月10日,兩個獲獎者公布,波蘭女作家奧爾加 托卡爾丘克為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而奧地利作家彼得 漢德克則成為2019年的得主。這兩位作家,都有些讓人意外,但從實力上說又都不算意外。

說意外,是因為在不久前,諾貝爾文學獎評審團主席Anders Olsson明確表示要扭轉的“歐洲中心主義”與“男性主導”的頒獎傾向,結果獲獎的仍舊是兩位歐洲作家,當然會給人以自食其言的感覺,盡管獲獎者是一男一女,好像確實在糾正“男性主導”的傾向。但客觀來說,從這次評獎的結果,還是能看得出評審團其實是頗有深意的。

先說奧爾加 托卡爾丘克的獲獎。這位六零后女作家在波蘭文壇的地位可以說是無可爭議的,波蘭最權威的文學獎“尼刻獎”她在三年里就拿了兩次,在歐洲文學界也是備受好評,無論是實力還是成就都沒得說。但是,諾貝爾文學獎評審團頒獎給她,除了肯定其文學成就之外,其實還有另一層深意。

托卡爾丘克是在波蘭經歷了八十年代社會制度巨變之后登上文壇的,并在九十年代成為新生代作家的代表性人物。這代作家與前輩們的最大不同,就是他們基本上都擺脫了二戰后波蘭文學揮之不去的充滿清算意識的沉重歷史負擔、反叛批判與極權意識形態之間的長期纏斗,以更為自由、輕松的心態去享受文學創造的藝術樂趣。

從這個意義上說,評審團把獎頒給托卡爾丘克的更深層次的想法,其實是為了表彰她所代表的那種能夠超越歷史的是是非非、將文學創作置于更開放廣闊的視野里去創造極具想象力和貫通性的世界。

以托卡爾丘克的代表作長篇小說《太古和其他的時間》為例,作者為我們創造了一個遠離城市的普通波蘭小村莊太古,它幾乎就是整個世界的縮影,是“位于宇宙中心的地方”,更是人類與大自然、超自然世界的接合部,是各種時間——上帝的時間、人的時間、動植物的時間、幽靈精怪的時間、甚至日用品的時間的綜合體。

所有敘事在不同時間里呈現、互相映射,生成了一個既虛幻又真實的無限神秘的世界。小說里的時間背景涵蓋了從第一次世界大戰到八十年代的歷史進程,但在作者那充滿靈性而又不失樸素的文字里,一切都是輕淡的,又隱含著無法言喻的不安與哀愁,并始終滲透著耐人尋味的智慧與詩意的光澤。

我們再說彼得 漢德克的獲獎。本來,單從文學成就上說,上世紀六十年代就已聲震歐洲文壇的彼得 漢德克的獲獎老早就是眾望所歸的事。但若從更大的范疇來說,頒獎給他,還是需要些勇氣的。因為在西方,漢德克是一個極具爭議性的作家。

在北約打擊前南聯盟期間,他曾多次公開支持前南總統米洛舍維奇。更在2006年專程參加了已被海牙國際法庭判處戰爭罪的米洛舍維奇的葬禮,與整個歐洲主流態度為敵,成為眾矢之的。以至于2014年他獲得戲劇界最高榮譽“國際易卜生獎”時,一些評委憤而辭職,還有學者指責頒獎給漢德克是“史無前例的丑聞”,“等同于把康德獎頒給戈培爾”。因此,這次諾獎評審團頒獎給漢德克,應該說是以尊重文學本身價值的良心超越了政治正確的束縛。

在戲劇方面,彼得 漢德克創立了顛覆性的“說話劇”,消除了布萊希特所極力保持的演員與觀眾、戲劇與現實之間的距離——即“陌生化”或“間離”,與貝克特一樣賦予戲劇以非凡的先鋒性。而他的小說才華也同樣卓越,并始終保持著旺盛而又強悍的創作力,先后獲得“畢希納文學獎”、“弗朗茨 卡夫卡獎”等重要獎項。

漢德克的盛名跟其永不妥協的特立獨行和敢于觸及禁忌的尖銳立場是相匹配的。作為始終如一的質問者,他要做的不是反映現實或是以人們習慣的方式揭示有序世界里的悲喜劇,而是一個沒有過去、沒有未來的正在發生的關涉解體與無序的世界。

閱讀漢德克的作品是有難度的,但是一旦真正進入其中,讀者就會體驗到極為復雜深刻的震撼。因為在漢德克看來,人的悲劇性在于:人們自以為能夠掌控現實,卻只是龐大社會體系的工具。他始終把自己當作“規則的違抗者”,但他不認為自己是個反叛者,甚至聲稱自己是個古典作家,“心靈歸屬于19世紀的文學傳統家族”。他覺得無論是日常生活還是寫作,其實常常會出現“固定路線”,而他要做的,就是打破并消解它們,讓真實的世界體驗浮現。

原標題:2019年的諾貝爾文學獎頗有深意

責編:許舒琦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500彩票极速快三辅助器